古琴曲良宵引赏析

       丈夫瞒着我给母亲打了电话。刘婶误认为李姨拐偷了刘婶家的鸡和蛋。人们都以为他不行,可这次他成功了——教练挑选了他是因为他永远都那幺用心地训练,同时还不断给别的同伴打气。我总是盼望着快快长大,个头早日超过父亲,这样,就能挣脱开父亲,实现自我飞翔。但她也不是立刻就勒令禁止的,只是给我定了个时间,在那个时间点之前必须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记住我的话,要不我死不瞑目。不知从何时起,父亲喜欢上了“牙行”的营生,每逢圩日,他总是去赶集且穿梭于牲畜交易市场上,一天下来,没有多的,但也够他的零用或是买点家用东西的。但我能感受,妈妈却是一个不容易的女人,受了一辈子的苦。因为永远也忘不了,小时候没有你们牵着手时的那种惶恐与不安。一个电话也好,别让时间远了亲情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我会安息的,在天堂为我的儿女祈祷。我努力通过自己的奋斗,希望抚平父亲脸上的皱纹。孩童时,我最怕的就是外婆不在身边,哪怕一时半刻也不行。父亲以前特别节俭,从不肯到外边吃饭,也不吃任何零食。我曾歇斯底里地对你说我爱你,却也只是歇斯底里的吼着,从心底,我知道,我并没有我说的那幺爱你。

       爸爸从来没有没有跟我说过他如何的爱我,但他以对我的包容和行动很好地诠释了父爱,也许我有时会对他发脾气,冲他大喊大叫,但确确实实,我爱他。几番思考之后,我放弃了这份工作,回厦门继续求学,然后以在厦门为首要条件寻找工作,只是为了至少能在周末回趟家,为渐渐老去却仍在忙碌的双亲做上一顿热乎乎的饭菜,和他们看看电视,陪他们在院子里唠嗑儿。若是母亲还健在,多好。总抱怨父母不理解我们,可我们又何尝理解他们?我又新学会了一道菜,回家做给你们吃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